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
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

扫码订阅

首页 > 趣闻 > 正文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2020-8-13 10:30 热度: 66 责编:一朵梨花压海棠

大家好,我是徐浪。

已经停刊的《京华时报》,曾报过一条新闻——链家做了一个北京的“凶宅”数据库,记录发生过凶杀、自杀等非正常死亡的房子,大概有近3000套。

这还只是他们自己统计的,实际数字应该更高。

也就是说,只要你在北京租房或买房,就有可能赶上“凶宅”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如果遇到这种情况,对方没向你说明这是“凶宅”,就把房子卖或租给你,法律上是支持退钱并赔偿的。

但更可能的是,你永远不知道你住的房子里,都发生过什么事。

2019年4月,有一个叫王文秀的姑娘,在微博上给我发私信,说浪哥,你对凶宅和闹鬼感兴趣么?

最近她感觉自己租的房子闹鬼,有点不对劲,敲门问邻居知不知道点啥,邻居也支支吾吾的,姑娘怀疑自己租了个凶宅。

我问她咋闹鬼了,她说总能听见滴滴答答滴水的声音,但请维修的师傅上门检查,哪儿也没漏水。

而且3月份的时候,她请年假回老家邯郸,走时明明把电闸都拉了,回来时发现电闸又被人拉上了。

王文秀问我,自己钱不多,能不能2000块钱请我上门检查一次。规矩她都懂,可以把相关信息都写成故事或者出售给媒体,不用她真名就行。

我说姑娘,咱得先说明白了,上门检查行,但我不是个做法的,虽然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鬼,但要是真闹鬼,我肯定跑得比你快。

她说明白,你愿意来就行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4月13日,我叫上我的助手周庸,一起去了燕莎附近,靠近朝阳公园的一个小区。

小区叫啥名就不说了,年代很老,1997年建的,7层楼没电梯。

王文秀住在6楼,我爬上去,有点喘。

周庸说,徐哥,你这身板儿怎么弄的,我爷上楼都比你轻松,要不你歇会儿抽根烟?

我说滚犊子,快敲门。

里面问清是谁后,一戴眼镜的姑娘打开门,个子不高,也就一米六左右,皮肤挺白的。

周庸问她是王文秀么,她说对,快进来吧,不用换鞋了。

我俩进屋以后,四处检查了一圈,找她说的滴水声,发现确实有,是从卫生间传来的。

周庸说,徐哥,这卫生间怎么那么味儿啊。

我说你就是有钱,一看就没住过老小区,北京好多老楼下水道都反味儿,用再好的地漏都没用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王文秀说,你俩听,你俩听,听见了吧,听见了吧。

我说,姑娘,卫生间管道多,有点滴水声什么的很正常,而且墙里也有水管,要想彻底检查明白的话,可能得把墙凿开。

她说,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?每天晚上滴答滴答的,特别吓人。

周庸说有,塞个超级马里奥进去,给你检查一下。

我让周庸闭嘴,问王文秀租期还要多长时间,她说还有四个月,我说建议你忍一忍,到期再搬走吧。

她说不行,肯定有问题,之前回家电闸明明拉了,又被人打开了,问邻居邻居也不好好说话。

不整明白咋回事,她心里闹挺。

周庸说,会不会是邻居家偷电,偷偷把她电闸开了,所以才不爱搭理她,怕多说多错。

我问了一下王文秀的用电量,发现每个月电费并不多,应该没有人盗电。

我让周庸去邻居家敲门,问问啥情况,周庸去旁边两家敲了敲门,都没人,有一家门口还贴了张纸,写着快递放门口就行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周庸问我咋整,等着邻居回来还是怎么办?

我说用不着,除了邻居,还有一种人最了解各家房子的事——中介。

问王文秀,她这房子是租的吧,她说是。

我点点头,打开一个租房中介的app,选了个离这小区最近的门店,一个已经干了8年的大哥,在线约他,让他带我看房。

他问我什么时候到,我说十分钟,然后带着周庸下了楼,回车里取了500块钱现金,去了小区外侧一楼的中介公司,给大哥打电话。

我隔着透明玻璃,看见一个穿白衬衫黑西裤的大哥接了电话,冲他挥了挥手,他赶紧出来,让我和周庸进去喝杯水。

我说咱就不进去了,边走边聊吧。

大哥说那不行啊,我看好哪个房或者想看什么样的,他得拿钥匙带我去看。

我说我不愿在屋里呆着,憋挺,咱就先聊聊,走吧。

周庸说对,他平时晚上就爱睡公园。

中介大哥有点懵,但还是跟我俩走了,等走到他同事看不见的地方,我把刚从车里拿的500块钱现金,递给他。

大哥没敢接,问我这是啥意思。

我说没啥意思,想打听点事,我朋友租了个房子,就在这小区,她怀疑房子有点问题,问邻居都不告诉她,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,这房子死没死过人,或出过事儿啥的。

他问我哪个楼,我说17号楼,602。

中介想了想,说好像有点印象,再回去确定一下是不是。

我说行,把500块钱塞他手里,让他拿着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过了十分钟,大哥出来,说问了同事,还查了一下,确定了,17号楼602是凶宅。

2016年的时候,有个小偷入室盗窃,没想到男主人在家,打斗过程中,被男主人抓起桌上的水果刀捅死了,后来房主被判了防卫过当,还进去蹲了一年。

由于房子里死过人,老公还进去了,女主人觉得这房子风水不行,又买了个房子,很快就把房子租出去了。

我问他之前的租户搬走,是因为知道这房子死过人么?他说这种事,业主不说,中介就装做不知道。反正最后隐瞒的责任算是业主的。

一般为了多租点钱,业主都不会说。

我让周庸又回车里拿了500块钱,让中介大哥帮忙查了上一个租户的信息。

然后我俩回到王文秀家,跟她说了下现在的情况,姑娘一下有点不敢再住了,打算先住几天酒店,再找中介和房主要赔偿。

我和周庸送她去新源街的汉庭开房,结果王文秀说害怕,非让我俩去房间陪她说会儿话再走。

我正想咋拒绝,周庸咔一下就答应了,等送王文秀到了房间,这姑娘很快就和周庸聊起来了,一点没感觉出害怕。

她问周庸,说你交过几个女朋友啊?

周庸说,我又不是孙悟空,你问我这干啥?

等下了楼,我问周庸孙悟空和女朋友有什么关系,他说嗨,这都是年轻人的梗,你不懂,跟你解释费劲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我打电话给上一个租房的姑娘,发现怎么也打不通,只好用微信搜索她的手机号,搜出了一个微信号叫Miss的姑娘。

她的签名写着,如信息不回,+备用V:XXXXXXXX。

周庸凑过来看,说徐哥,这姑娘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啊,咋感觉有点不正经呢?像那啥。

我说对,像外围或者商务模特什么的。

周庸说对对对,你要是不说出来我都有点不敢说,怕说错了你再骂我。

我说,你加她。

周庸说擦,凭啥啊?我不好这口。

我说你是不是傻,让你和她聊天,谁让你干别的了。她一看你朋友圈里好车好表的,肯定爱和你聊。

一看我朋友圈里啥也没有,肯定有戒心。

周庸想了想,说行吧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他加了那姑娘的备用微信,没多久就通过了,上来第一句话,问他是什么途径知道自己微信号的。

周庸说朋友介绍的,姑娘半天没回,估计是在看他的朋友圈,评估这是不是个靠谱的“顾客”。

过了几分钟,姑娘开始热情地给周庸回微信,并发来了一张价目表。

具体都多少钱我忘了,就记着包夜8000,必须得是酒店,发了房卡对方才来。

为了取得她的信任,周庸到旁边的四季酒店开了间房,并把房卡发给了对方。

我说,房费你自己付啊,我可不给你报。

他说行,你要不提我都没想过这事儿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过了四十多分钟,有人敲门,周庸打开门,一个穿黑色连衣裙的白净姑娘走进来,看见我在靠窗的沙发坐着,说诶,你们怎么两个人呀。

我说我就是好奇,和你聊两句就走,你喝水么?

姑娘说不喝,要不然我再给你找个姐妹吧,我没试过两个人。

我说真就说几句话。

为了表示诚意,我让周庸先给她转了1000块钱。

姑娘终于坐下了,问我想聊什么。

我说其实我俩是通过你手机号加的你,我们最近正在做一个凶宅调查,搜集一些北京的凶宅,采访一下曾经的住户。

然后通过中介,知道你原来租住的那个小区,17号楼602那个,是个凶宅,所以想约你聊聊,发没发生过什么灵异事件。

你搬走是不是和凶宅本身有点关系。

这姑娘特别懵,说那是个凶宅?她一点也不知道。

周庸问那你为啥搬家,是因为工作需要么?

姑娘说,不是,是因为我有一天发现,我的视频被发到了一个外国的色情网站上。

“去年有个客人约我,到了酒店以后,洗完澡,他忽然说看我眼熟,问我之前在没在广州做过——他在广州工作,这次来北京是出差。

我说我都没去过广州。

他说不可能啊,绝对见过我,琢磨了半天,说想起来了,打开一个P开头的外国色情网站,在上面找了一会儿,找到了一个我的视频,就在602洗手间的镜子前面,和另一个客人一起。

因为工作原因,我也不敢报警什么的,就赶紧搬家,以后只接酒店的活了。

虽然酒店也不一定安全吧,但总比自己家里一直有个摄像头强吧。”

我说,有个不太礼貌的请求,你别生气,我能看看那个视频么?因为那个房子现在被我们短租下来了,我想看看那个偷拍的摄像头位置在哪儿。

姑娘想了想,说行吧,拿出手机,找到和那个客人的聊天记录,点击网址想给我看,却怎么都打不开。

她说完了,这网站打不开了,估计是被查了。

我说肯定不会,让她把网址发给周庸。

周庸打开手机里的梯子,翻了出去,再点这个网站,就打开了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我没好意思当她的面看,戴上耳机,去洗手间看了一下视频,大概搞清了摄像头的位置,从洗手间出来,说我有事儿,先走了。

周庸给我发微信,说别走啊徐哥,你走了我咋处理。

我说你还想咋办,以身体不适为由,跟我一起走呗。

下楼等了周庸十分钟,他也下来了,说又给那姑娘转了500块钱,当误工费,房间也给她了。

在地下停车场找到周庸的沃尔沃,开出来上了亮马桥路后,我给王文秀打了个电话,问她还在汉庭么,她说是。

我说现在去找她,拿一下钥匙。

这时候晚上七点多,天已经黑了,我找王文秀拿了她家钥匙后,又去了602。

上楼开门进屋,周庸把灯打开,我说你赶紧给我关上。

周庸有点懵,说为啥要摸黑儿呢?

我说等会你就知道了。

不仅没开灯,我把电闸也拉了,俩人摸黑进了厕所,中间我还踩了周庸一脚。

进了洗手间,我打开手机的摄像装置,照了一圈,发现摄像头的位置没有红外反应,没法摸黑偷拍,就让周庸去客厅找了个凳子,踩着打开手机的手电筒,在墙的左上角处,发现了一个小黑盒子——找到针孔摄像机了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这型号我用过,有动态监测功能,一有物体移动就拍摄,不动就不拍,我把它拆下来检查了一下,拆出了里面的4g卡,下楼到车里,给摄像头插上电,并用手机连上。

在云存储空间里,我发现所有的视频都是对着镜子在拍摄。

我拿工具上楼,又满屋检查了一圈,只有这一个摄像头——这事儿很奇怪,为什么只安一个摄像头对着洗手台上的镜子,而不对着其他的地方。

如果是偷拍女孩的话,对着淋浴的地方和床,不是应该更好么。

难道镜子有什么秘密?

为了不让监控断的时间太长,被监控的人发现,我拿摄像机在偷拍的同一个角度录了五分钟,把视频导入ipad里,然后让周庸去我家取了移动电视架。

破坏了声卡后,我把摄像头安回原位,再用电视架把iPad固定在摄像头的20CM处,对准屏幕,调试了几次后,和原来看起来角度完全一样,我把4G卡装了回去。

这样摄像头拍到的,就一直是iPad上播放的洗手台和镜子,并且听不到声音——我伪造了画面。

确定差不多能糊弄到监控的人后,周庸把镜子拆下来,我敲了敲镜子后面的墙,是空的。

我趴在上面听了一下,有嗡嗡的声音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周庸说,徐哥,咱把它凿开吧。

我说现在晚上九点多了,你有没有公德心啊!又吵又闹的!街坊们不用睡觉了?人家明天还要上班呢,滚开!

周庸想了想,说,徐哥,你说的是不是《功夫》的台词?

我说对,走,明天白天再来。

接了一个长的插排,把iPad充上电,我和周庸回家歇了一夜,第二天上午八点,我俩拿着凿墙的大铁锤来了。

八点半,估摸着邻居都出门上班了,我俩戴上防尘口罩和护目镜,开始叮咣凿墙,墙体很薄,没锤几下就稀碎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周庸把破碎的墙体扒了开,说卧槽,徐哥,这什么情况这是?

我说,我也第一次见——墙里面,有一个冰箱,正在嗡嗡的响着。

周庸问我,滴水声也是冰箱发出来的么?

我说应该是。

他问为啥,说他家冰箱就不滴水。

我告诉他,开关冰箱频繁或者断电,会导致热空气大量进入到冰箱中或内部升温,形成冷凝水,冰箱的冷凝水如果不能及时排出,就会造成冰箱冷藏室有水,滴答滴答,像中年大哥的前列腺一样。你能不能先别TM在这儿十万个为什么了,先看看冰箱里是什么。

周庸说,成吧,回头你再给我细讲,就喜欢学习这些没用的知识。

我想从下面拿起一个塑料袋,塑料袋已经和冰箱底部冻在一起了,我一使劲,直接把塑料袋扯碎了,一只冻硬的断手滚了出来,摔在了洗手盆里。

周庸说,卧槽,徐哥,你把它放回去,我可不放。

我让他别说话,又拆开了几个塑料袋——应该是一个尸体的各个部分。

最上面的是一个人头,张着嘴睁着眼睛,死不瞑目。

我想起王文秀和那个失足的姑娘,她们每天出门之前,面对这扇镜子洗脸刷牙的时候,都不知道,镜子后面有一双空洞的眼睛,正在死死的盯着她们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周庸吐完抽了根烟,问我接下来怎么弄。

我说先不要跟王文秀说,让她联系房主,商量提前退房。

周庸说那不行吧,房主现在嫌疑最大,一到这房子来,不啥都发现了么。

我说那就让王文秀联系房主,说发现洗手间有个摄像头,约他出来谈谈怎么回事,不然就报警。

周庸去跟王文秀交流这事儿,我让她们约在了好运街的德国面包店。

俩小时后,一个膀大腰圆的大哥开了台长城过来,跟王文秀贼不客气,俩人没说几句,他就要打人。

周庸赶紧装路人冲上去拦着,结果大哥骂骂咧咧的,要连周庸一块儿揍,周庸打电话装报警,他才骂着人上车走了。

我没来得及等周庸,在后面开车跟上他,到了朝阳公园东门对面的一个小区,因为进不去小区,我把车停在朝阳公园门口的路边,也不管贴不贴罚单了——反正是周庸的车。

追上大哥,我看着他把车停在小区里,进了其中一栋楼。

等他进去30秒,我按电子门假装邻居,让人给我开了门,进去看着电梯上到了11层。

我也坐电梯到了11层,转了一圈,发现有户人家很奇怪,安着有移动物体监测的可视门铃,门上插着一把钥匙。

我琢磨了一下,敲了敲门,王文秀的房东打开门,问我什么事,我说看见他钥匙插门上了,提醒他一下。

他不太客气的说了句谢谢,拔下钥匙,把门关上了。

到楼下,数清房东家的窗户,我给周庸打电话,让他带着东西过来,顺便把车找个好地方停了。

等到晚上十点多,房东家熄了灯,我和周庸又上了11楼。

然后,我发现一件怪事——钥匙,又插在了房东家的门上。

像是他们故意的一样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我跟周庸说,我进去看看,你打电话给你当警察的表姐报警,说摄像头和杀人的事,还说咱怕房东手里有王文秀的裸照或视频,怕他跑,所以到他家来堵着他。

周庸说明白了,你注意安全。

我在门口犹豫了一下,轻声拧开钥匙,进去了。

正在门口站住,琢磨着怎么走,耳边忽然有人说话:“你来啦。”

我转过头,房东大哥一手拿着手机照我的脸,另一只手拿了一把菜刀,正盯着我看。

他拿刀逼着我进到卧室,让我坐在地上,和他老婆一起把我绑起来,说白天就看我不对劲,贼眉鼠眼的,头发还挺长,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我说哥,别这样,我就想偷点东西。

房东说,我也不为难你,入室盗窃,得判个九年十年的,你让家里给你拿二十万,咱们私了,钱到我放你走。

我开始和他扯犊子,说家里没钱什么的,大哥最开始还好言相劝,后来有点不耐烦了,拿出一把电钻,说,你要再逼逼,我就把你牙钻下来。

北京有3000来栋凶宅,只有她住进去后出事了

我假装害怕——其实真挺害怕,给周庸打电话,说钱的事,他说徐哥你放心,马上就转,马上就到。

过了十多分钟,大哥正在等钱到账,门口又有人拧钥匙,大哥说嗨,今天还双喜临门呢,拿着菜刀又去了门口。

结果冲进来几个警察,把他按倒在地。

晚上做完笔录出来,我们把王文秀送回了酒店——那个房子里的东西她都不要了,也不愿再回去。

过了两个月之后,周庸的表姐鞠优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案情差不多清楚了,房主夫妻全撂了。

他俩有一次忘拔钥匙了,进来个小偷被他们抓住了,想跟他们私了,给了他们五万块钱。

俩人灵光一闪,一下找到了致富之路,从此之后,门上的钥匙从不拔,并设置了监控提醒,门口只要有人晃荡,手机就会提示。

专等小偷上门,并抓住对方敲诈勒索。

之前的那次正当防卫,其实是不小心给弄死了,镜子后面冷藏柜里的,也是对方掏不出钱,被他们给折磨死了,但身上伤口太多,没法伪装成正当防卫,就分尸后,自己改造了卫生间藏里面了。

邻居之所以什么都不愿说,也是因为这夫妻俩平时就是恶人,特别能找事,怕牵连着自己。

我说,怪不得他俩有钱再买一套房,但他们把那套房租出去,就不怕被租客发现么?

鞠优说,这个问题我们也问了,他俩说,租出去有钱啊,而且只能租出去,不能自己住。

自己住在有尸体的房子里,不吉利。

来源:魔宙 微信号:mzmojo

特别声明: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,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,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!

今日排行

今日关注

热点图文

头条聚合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