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
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

扫码订阅

首页 > 趣闻 > 正文

一开始以为是百合,后来发现公主一个人也不错

2020-9-6 12:00 热度: 37 责编:一朵梨花压海棠

一开始以为是百合,后来发现公主一个人也不错

@翎春君
1
公主已经很老了。
曾经最爱的肉肘子已经啃不动了,只能和闺蜜吃些花生糖解闷。
公主一辈子未婚,原因很简单,她太胖,没人肯娶她回家做夫人。
其实,公主没好意思讲过……十六岁的时候,她也有个意中人。
那人,也曾说要娶她回家。
2
公主十六岁的时候,就突破了两百斤,皇兄亲自给她取了一个雅致的外号:肉金刚。
各路臣子生怕皇上把这坨金刚搬到自己家,适龄的小公子们一看到公主出行,各个开始抖腿抠鼻屎,也是京城一景。
公主心宽体胖,并不计较,另外她忙着往嘴里塞肉肘子,那一口油酥肉软,保管你什么男人都想不起来。
但麻烦并不准备放过她,那一年西北军大捷,皇上大宴群臣,几个世家子弟在御花园里酒后闲聊。
一个说:如果皇上能在那些武将里给公主定下婚事,咱们几个就安全了。
宰相家的张小公子深深叹了口气,说:是啊,我鼻子已经被挖大了两圈,昨日我爹还骂我没有为国献身的精神,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。
其他人:那世兄你怎么回答的?
张公子:我表示如果他要我将肉金刚娶回家,我立刻为国捐躯。
彼时公主正在附近树荫底下乘凉,出去也不是,不出去也不是。只能暗自数数这几个公子九族都有谁,诛起来费不费劲。
这时候,公主头顶的树上传来一个轻飘飘的声音。
“诸位这些酒囊饭袋,我瞧公主也未必看得上你们。”
正是杏花开的时候,那少年坐在花朵缭乱的树杈上,看着他们挑眉一笑。
张公子恼羞成怒,指着他发难:“哪里来的贼人!非礼勿听不懂吗!还出言侮辱……”
“贼人?”
少年从树上跃下来,几个看不清的错身,就把那张公子反剪在树上。
“张公子也习过武吧?就这等身手,还说不是酒囊饭袋?”
周围一阵哄笑,张公子脸涨得通红,却死命也挣脱不开。
“听闻公主三岁能文,六岁能诗,十岁做百寿图为先皇贺寿,如此女子,却让你们这些无能之辈来挑三拣四,你们有什么?无非是家世背景,和生为男子的傲慢罢了。”
少年笑起来时,眉眼生辉,好似骄阳。一松手张公子便一个踉跄摔在地上。
其余人惊怒交加:“你到底是何人!”
少年只留一懒洋洋的一句话:“西北军无名之士罢了。”
3
那一晚,公主在铜镜前站了许久,第一次恼恨自己,为何胖的镜子也装不下。
她找到了那个“无名之士”,这并不难,毕竟生的好看的年轻将领并不多,而且这人也并非无名,参军一年便屡立奇功。
隔了个屏风,她召见了少年。
“那天御花园,谢公子为我说话。”公主想了半天,才选好话题。
少年长时间的沉默,正当公主以为他吓破了胆子的时候。他说:“早知道公主听到了那些混账话,我该打折他们一条腿才是!”
公主被他逗笑了,两个人便隔着屏风说些闲话,这样洒脱不羁的少年,公主还第一次见。
最后,公主终于慎之又慎的提出了那个问题。
“公子可愿做我的驸马?”
西北军明日便要再次出征,此战凶险,她不提便没机会提了。
“战场刀剑无眼,公子若是同意,便可留在都城,无须出战了。”
多可悲,公主想,她终究要用这样条件,来留住心上人。
可是少年,仍然长时间的沉默。
公主心酸的笑了,问:“公子可是嫌我体肥貌丑?”
“不不不不”少年否认的很彻底:“公主性子洒脱,才华横溢,乃天下女子之表率,我怎会嫌你?只是……”

屏风外,少年挺直了脊背,郑重其事的说:“为国而战,是军人的责任,此次出征,若我能活着回来,我便娶你。”
4
西北军出征那天,公主开始减肥。
女为悦己者容,肉肘子也是可以抛下的。一天只吃几片白菜叶,脚上绑着沙袋绕着御花园跑。跑一次便在假山上写四个字——“待君凯旋”,瞧着,便有力气继续跑了。
西北军苦战两年,偌大一座假山,再找不到可下笔的地方。
因士气不振,皇上想御驾亲征,但他尚无子嗣,大臣们不让。
公主:我与皇兄一母同胞,我去吧。
皇上:你一个女人家添什么乱
公主:皇兄一看你就是没挨过女拳毒打啊……
最后,公主替皇上去慰问西北军,陪同正是张公子,临行前,皇上亲切的当面把他的九族又数了一遍。
这一走就是两个月,终于走到黄沙漫天的西北军领地。
长公主的到来让全军士气大振,士兵们口耳相传:“朝廷没有放弃我们!”“公主来了!此战必胜!”
然而,那么多兵士中,却没找到她的少年,这就是战争,每天都有无数少年埋骨沙丘。
张公子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劝:“要不先去接见一下主帅?”
苦战两年,将军换了几茬,公主掀开大帐的时候,便看见了她的意中人。
少年黑了,壮了,穿着将军的盔甲显得十分英武,笑起来,还是那么神采飞扬
“公主,你怎么瘦成这样了!”他说:“不过真好看!”。
公主的眼泪夺眶而出,她说,你没死,这真是太好了。
她说:“两年,减掉了整整一半的自己,就是为了漂漂亮亮的问你这句话,可愿娶我?”
少年一怔,许久才道:“抱歉,我不能”
公主傻了,她做梦也没想过这样的答案,她条件反射开始算少年的九族,却发现她根本不知道少年的全名。
“你全名是什么!”公主声严厉色。
“臣名……花木兰”

5
少年解开铠甲,把公主的手放在他的胸上。
公主:??
少年:不好意思,我忘了我没长胸。
就算没长胸,外加又黑又瘦,少年也是个如假包换的女人。
“我爹年纪大了,我弟又是怂包,而我从小就想参军报国,所以征兵的时候,我就来了。”少年说:“你跟我说的时候,我都傻了,但你是个好姑娘,我不想你难过。”
公主怔怔的坐在地上,半晌,起身把木兰的佩剑抽出来,抵在她脖颈:“你把我当成什么?你把皇家尊严当成什么?”
“我没想过我能活着见你”木兰说:“我觉得反正要我是要战死沙场的,你只需知道,你是个好姑娘,有个英勇的战士曾想要娶你就好……”
木兰说不下去了,她只能在地上磕头:“求公主赐我战死!”
张公子扑过去,声泪俱下哀求:“公主三思,三军不可无帅!”
公主冰冷的看着她,良久,剑被扔在地上,清脆的一声:“死太便宜你了,花木兰,我命你活着,打败柔然,若你敢死,我诛你九族!”
6
公主坐在车上,一口一口吃着肉肘子,仍然是油酥柔嫩,却不知道为什么,总吃不出味道。
“天家脸面不容亵渎,若他肯,便是当朝驸马,若他不肯,立斩无赦!”
这话两年前皇兄就说过一回,公主的两次回答也都一样:“你要杀他,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。”
皇帝这次叹了口气,说:“朕护不住你了。”
西北久战,民间怨声载道,此时敌国通过朝臣提出和谈,割让两城,长公主和亲。
老臣们跪了一殿,求皇上怜悯百姓,结束战乱,由张公子为首的年轻臣子跪在另外一边。
张公子是时年状元,脊背挺直,再也无半分纨绔之气“要公主委身恶贼,我辈男儿,有何颜面苟活于世!”
这话传到公主耳朵里,她笑笑,说:“这人仍是看不起女子啊!”
长生殿前天子震怒,九龙柱下血流成河,而公主仍是嫁了,带着两座城池的嫁妆。
7
敌国的狼主胡子满脸,已经够做公主的祖父了,也半分没有什么行婚礼的意思,只是坐在狼皮椅子上傲慢的瞧着公主,说:“那妇人为何不跪!”
公主的红嫁衣在草原的风中猎猎作响,她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美丽过,她说:“我乃天家皇室,上跪神明,下跪天子,君乃何人?可受得起我一跪?”
那狼主一个耳光扇过去把公主打翻在地上:“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!母狗!你们那软弱的皇帝迟早也要跪在我脚下!”
这时候,凌空一箭,死死钉在那狼皮椅上。
呐喊声四起,尘土中,一张写着【花】字的大旗,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那是三军主帅的姓氏!那是把柔然狼群克制了两年的西北铁骑!
“为了公主!”
为首的年轻将军,举起长刀,愤然而吼。
他身侧是刚死谏完,磕的满头是血的张公子,他亦在马上随军队嘶吼:“为了公主!为了公主!”
少年时笑谈,娶肉金刚便是“为国捐躯”,可是战场上的血与尘沙,才让当年的少年真正明白,什么是死生卫国!
“花家小儿!赶来找死!”狼主大怒,操起长刀便大步向下走去。
然而,他走到半路,就发现眼前的视野模糊了。
血,无数的鲜血奔涌而出。
一只长钗,贯喉而过。
那柔弱的公主退后一步,全身已经被鲜血染红,却痛快的笑了。
今以你命,祭我百姓
今以你血,慰我忠魂
8
公主跟闺蜜说:“当时,我原本是要和那狼主同归于尽的,至少也让他知道,我们女人也有利爪钢牙,可没想到,你竟然来救我了。”
花木兰看着天边的暮色,像极了那天血染残阳。
“怎么能不来呢?我当初披上甲胄,拿起长刀,便是希望,像公主这样的人能好好的在家啃肘子。”
公主笑了:“好像我瘦这么一回,就是为了让那狼主失去警惕。”
此后痛痛快快的啃了几十年肘子,再也没瘦过。
“天色不早了,我啊该回了。”
“是啊,张老丞相该急了。”
两个人笑着,慢慢蹒跚着走进了夕阳里。
“木兰,谢谢你啊。”
“这老太婆又说怪话,谢我干嘛啊?”
谢谢你,让我遇见你,一生荣耀孤苦,甘之如饴。
谢谢你,让我成为我,半世不为任何人而活,做一女子,从容自在

特别声明: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,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,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!

今日排行

今日关注

热点图文

头条聚合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