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
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

扫码订阅

首页 > 趣闻 > 正文

女人是水做的,男人是泥做的,世道是水泥做的

2020-9-11 13:30 热度: 34 责编:一朵梨花压海棠

女人是水做的,男人是泥做的,世道是水泥做的

01

作为男人,初读红楼梦总有一种不平。

整部书里,男人几乎没一个好东西。

贾赦贪婪,还是个老色鬼。贾琏男女通吃,“脏的臭的”都往屋拉。贾瑞撩拨凤姐不成,淫笑间,强撸灰飞烟灭。

贾珍贾蓉父子就更不用说了,把宁府弄的,只有“那两个石狮子干净”。

贾政人不错,但碌碌无为。贾雨村倒是雄才大略,却偏偏是个阴狠小人。贾环这样的小孩子,也是一肚子坏水。

精英阶层如此,下层男人呢?更卑贱,更奴性,生活就两大主题,钱和色。

曹公还极善用对比法,告诉读者,即便一母同胞、同一个家庭里,男人也比女人差远了。

薛宝钗才貌双全,哥哥薛蟠偏是个呆霸王。

晴雯心比天高,毫无媚骨,他哥哥却是个扶不起的猪大肠,只要“有酒有肉有钱”,老婆被“荣宁二府之人都得入手”也毫不在乎。

鸳鸯是金玉品质,“一刀子抹死,也不能从命!”,而他的哥哥骨子里都是奴性。

惜春对亲哥贾珍更失望,干脆要划清界限。

连主角也不放过。

宝玉这么个满身光环的人,作者也不忘告诉大家,其实这厮“腹内原来草莽”,怕读文章,性情乖张,成不了大事。

曹公下笔,对男人未免太狠了点。

02

而对于女人,曹公完全另外一副口气。

整部红楼梦,就是一曲女儿颂歌。

从第一回就理直气壮的表态,世上那些才子佳人的书都是垃圾,“竟不如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”。

又让贾宝玉现身说法,“女儿是水做的骨肉,男人是泥做的骨肉”,所以他见了女儿就觉得清爽,见了男人“便觉浊臭逼人。”

贾府里的女人都各具才华,“男人万不及一”的王熙凤,“老鸹窝里的凤凰”贾探春,宝姐姐林妹妹就不用提了,袭人、晴雯搁现在至少是校花,连身份最低贱的小戏子都闪闪发光。

尤二姐尤三姐这对风情姐妹花本是反面角色,可作者又是同情,又是赞美。

结论就一个,他们的不幸,都是男人造成的。

金紫万千谁治国,裙钗一二可齐家。

这样至高无上的地位,贾府怎么配得上她们?于是,又构建了一个大观园。

这个封闭的世界里,是诗情画意,是白雪红梅,是清清爽爽的女儿,立在白茫茫天地间。

除贾宝玉外,这个世界不能有一个男人,他们都不配。

只有贾宝玉这个众花之王才配,他不搞权术,不分尊卑,只想做个殷勤的花农,做姑娘们的保护伞,“甘为诸丫环充役”,也乐此不疲。

这个世界里,对女孩们的善意和殷勤无以复加。

但即便如此,曹公还是觉得不够。因为世界上总有坏女人,那些管家婆子们,媳妇们,欺幼主的刁奴们和赵姨娘之流也是女人,她们会让“女儿”这个词蒙羞。

怎么办?

曹公又通过宝玉之口,抛出一个理论:未出嫁的女孩,是颗无价宝珠。嫁了男人,就没了光泽。再老一点,就是颗鱼眼睛。

总是,女人天生是美好的,如果变坏,一定是男人造成的。

很霸道有没有?很不讲理是不是?这完全是歧视男人嘛。

别急。如果红楼梦只是几个怨女痴男的肥皂剧,人们就不会研究一百年多了。

为什么这么写,曹公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这个线索大家很熟悉,就是黛玉葬花。

03

现代人看黛玉葬花,通常有两种体会,一种是觉得不解,甚至是矫情,难道林妹妹在搞垃圾分类?

另一种是伤春悲秋,这是从唐诗宋词里继承来的汹涌情感,不忍“花落水流红”,不忍“匆匆春又归去”,所以,心比比干多一窍的林妹妹,必须把残花安葬。

这样理解不是不行,只是太浅。

作者早就说了,“真事隐去,假语存焉”。

也就是说,在字里行间之外,还有另一本红楼梦,一件事背后,还藏着另一件事,这需要读者自行脑补。

细心的读者或许还记得,在这个庞大故事的开端,是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。

没错,十里街,仁清巷。

用“红语”翻译过来,就是势利街,人情巷。

势利人情,这才是真实世界的底色,在曹雪芹看来,也是污浊的源头。

回到黛玉葬花现场。

沁芳桥桃花林,宝玉正在看书,一阵风来,落红成阵,“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”,宝玉怕把花瓣踩坏了,打算仍进池子里。

林黛玉什么反应呢?她说:

“撂在水里不好。你看这里的水干净,只一流出去,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,仍旧把花糟蹋了……装在这绢袋里,拿土埋了,日久随土化了,岂不干净。”

当然,这就是“假语的存在”。

“隐去的真事”是,世界是肮脏的、污浊的、世俗的,这些花一样的女儿一旦到了外面,就像掉进了大染缸,都会被污染。

只有大观园,才是她们的白雪世界,连泥土都是干净的。

外面的贾雨村,是成功男人的代表,出门鸣锣开道,前呼后拥,派人给甄世隐的老岳父传个话,都能把封肃(风俗)吓的屁滚尿流。

但是在贾宝玉眼里,他只是一个新冠病毒,能躲多远就躲多远。在平儿眼里,他是个“饿不死的野杂种。”

大观园的酒局,是吟诗作赋,是海棠桃花;而薛蟠、贾珍们的酒局,是淫词艳曲,是感官世界。

贾赦为了几把扇子,弄得人家破人亡。晴雯拿起扇子,却是随手一撕,高兴就好。

园内园外,两个世界。

作者还生怕我们迟钝,处处都在敲黑板,女孩们一旦到了外面,都要受尽苦头,被拐,被卖,被打,被中山狼虐待致死。

哪怕尊贵如元春,都是贵妃了,也不能幸免。

就是要告诉我们,那个世界烂透了。

小说第七十八回,突然冒出一个林四娘,在男人都认怂的时候挺身而出,力战而死。

猛然看这段似乎很突兀,但其实是在填补一个空白——女英雄。

宝玉为她大写赞美诗,有一句是“何事文武立朝纲,不及闺中林四娘。”

满朝文武的男人都是怂包,还不如一介女流。

至此,十二钗正册、副册,又副册之外,好女人的类型都齐了。

我甚至怀疑,曹公似乎有一种奢望,那个世界如果让女人来治理,兴许会好很多。

贾母的慈爱与智慧,探春的兴利除弊不徇私,凤姐的雷厉风行,宝钗袭人们的贤惠与持重……

可惜作者痴啊,说到底这只是个梦。

04

看到这里,大家或许意识到了。

红楼梦不是为了贬低男人,而是要讽刺那个男人主导的世道,水泥一样坚硬,冰冷,且牢不可破。

男人油腻,是因为世道油腻。出嫁的女人污浊,是因为沾染了男人。

所谓为闺阁立传,仍是延续了中国诗歌的“美刺”传统,该赞美的赞美,该讽刺的讽刺。

只是它比任何一首诗歌更宏大、更深刻。

这才是红楼梦的野心。

当然,如果觉得这过于严肃,读起来不轻松,也没关系。完全可以把它当做一部女人教科书来读。正册副册,千人千面,都给你分好了。

红楼梦之前,中国从未有一本书这么写女人。

《三国演义》里的女人是礼物,用来送人的。

《西游记》里的女人是妖怪,用来打的。

《金瓶梅》里的女人是工具,用来用的。

在《水浒传》里更惨,那是男人的赞歌,杀人放火也颁发好汉证书。女人要么淫荡要么狠毒,要么既淫荡又狠毒,似乎不挖心剖肺都不解恨。正面女人也是“母老虎”、“母夜叉”之类。

少有的两个正常女人,林娘子不堪羞辱,自缢了。李师师倒是光鲜,代价是做个烟花女子。

只有在《红楼梦》里,女人才能还原成女人,成为主角站在C位,享受青春,不负风华。

可惜很多人读来,不过是“满纸荒唐言”罢了。这其中,也包括女人。

辛酸。

THE END.

特别声明: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,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,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!

今日排行

今日关注

热点图文

头条聚合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