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
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

扫码订阅

首页 > 趣闻 > 正文

押沙龙|林冲:中产阶级的岁月静好

2020-9-12 15:00 热度: 28 责编:一朵梨花压海棠

前几天写了一篇关于水浒传的文章,本来写完就算了,可是我看到一位网友的留言,有了点想法,想说句。

01

看过水浒传的人,大多对林冲的印象比较好。有位网友在我那篇谈《水浒传》的文章下面留言,就说林冲是个“暖男”。以前我甚至还看到有个说法,说是嫁人当嫁林教头,交友当交林教头。

在整本书里头,林冲确实是比较正派的一个人,谈吐斯文,做事低调,有点像现在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。他武功这么高,也并不持强凌弱。在梁山那帮子人里头,林冲确实算是个好人。

但你要是说嫁人该嫁给这样的人,交朋友该交这样的人,我不信。

你要说他是暖男,我更不相信。

我觉得林冲一点都不暖。金圣叹批水浒传的时候,说他是个“毒人”,这说得有点过了。林冲并不毒,他只是比较冷漠。

林冲就是一个所谓“50%”的人,感情是50%,道德是50%,做事也是50%。

他有点小道德,但是也不怎么坚持;有点小追求,但也不怎么当真。

他能爱一个人,但爱得并不彻底;他也能对朋友好,但好得也很有限度。

他最关心的事情,就是轻轻松松地过安稳日子。只要日子安稳,其他事情能糊弄过去就糊弄过去。

这个世界上,其实大部分人都是这样。林冲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,就是武功高。撇开这一点,整本《水浒传》里,他是最像我们这些普通人的。

02

用现在的话来说,林冲属于典型的中产阶层。

他父亲是提辖,岳父是教头,自己是八十万禁军教头。这个职位听上去很酷炫,其实就是个中下级武官,地位说高不高,说低也不低。

林冲在单位里混的还可以,这主要是因为他专业水平好。陆虞侯跟他喝酒的时候,就说:“如今禁军中虽有几个教头,谁人及得兄长的本事?太尉又看承得好。”可见领导挺器重他。后来高太尉让人请他到府里比刀,林冲也没有怀疑,这说明他跟领导平时也有来往。

林冲工作也很清闲。从书里看林冲好像也不用坐班,不用打卡。“心里闷”,就能随便窝在家里不出门。想喝酒了,巳时(上午十点)就能和陆虞侯出去喝酒。顺便说一句,从林冲上班的情况就能看出来,北宋打不过金朝是有道理的。

押沙龙|林冲:中产阶级的岁月静好

才早上十点,你们俩不上班么?

林冲收入也不错。书上就说他受高太尉的“大请大受”。什么叫大请大受?就是工资高,待遇高嘛。林冲买把刀就花了一千贯。待遇不高怎么买得起?

体制内,领导器重,工作清闲,待遇又高。林冲就跟现在的中产阶层一样,觉得天下太平,岁月静好,只想这么一天天过下去。

谁知道出事了。

中产阶层就是这样。不出事的时候,整个世界看上去都是很友善的。可一旦出事,生活瞬间就会天塌地陷,友善的世界顿成幻象。他们会发现自己就像草芥一样,对灾难毫无抵抗能力。

林冲出事,是因为高衙内看上了他媳妇。

而林冲的态度呢,始终就是息事宁人。看见高衙内,“先自手软了”,高衙内把他媳妇骗进陆虞侯家里,他也第一反应也不是踹门,而是“立在胡梯上叫”。

当然,林冲也不想表现得太窝囊,也想做出勇敢的姿态。所以他把气出在陆虞侯身上,先是把他家打得稀烂,然后拿着一把“解腕尖刀”去堵陆虞侯。陆虞侯躲进了太尉府,林冲又拿着刀在太尉府门口堵了三天。

但这就是个姿态,表演给别人,也表演给自己,可能更主要的还是表演给自己看。

他真想杀陆虞侯么?当然不想。真想杀陆虞侯的话,就该不动声色地等着,找准机会一刀攮死算了。武松杀潘金莲和西门庆的时候,就是这样。那是真想杀人。

林冲提把刀满世界转悠,其实就是告诉大家,也告诉自己:我很生气!我要杀人了!陆虞侯你要躲远点!

就是个姿态。

他要是真碰见陆虞侯怎么办?估计也不会上去把人一刀捅了,多半还是戟指大骂:你这泼贼!我和你如兄若弟,你也来骗我!今番看你这厮却哪里走?

然后,等着别人拉架,或者等陆虞侯逃走。

其实林冲这也是人情之常。我们碰到这种情况,很可能也会做出这种反应。

如果毫无反应,先不说别人怎么想,自己心里这个坎儿就过不去。但真要杀人,以后的日子怎么办?想想实在又不敢。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作势要打要杀,但又寻人不着。

所以,三天寻不着陆虞侯,林冲就算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,“每日与智深上街吃酒,把这件事都放慢了”。

看着是有点窝囊,可是中产阶层的小人物多半也只能这样。总不能真去杀人吧?

03

其实林冲还有另一个选择,那就是离开。

在《水浒传》的开头,出现过一个叫王进的人物,也是八十万禁军教头。他发现高太尉想找他的麻烦,当下就“收拾了行李、衣服、细软、银两”,说走就走,离开了这块是非之地。

王进的选择非常明智。如果林冲也这么干,他就不会被逼着上梁山,媳妇也不会自杀。天下之大,哪里不活人呢?

但是林冲舍不得。他太留恋岁月静好的中产阶级生活了,不愿意颠沛流离,面对不可知的未来。所以,他选择留了下来,假装一切事情都没发生。

他告诉自己:事情过去了,风平浪静了。

说着说着,自己可能也就信了。

这并不能说明林冲傻。如果换上我们,很可能也会这么选择。王进那种决断力,大部分人是没有的。普通人多半会像林冲那样,选择不作为,然后盼着一切都往好的地方发展。

但问题是,事情没有往好的地方发展。林冲被骗入白虎节堂,刺配沧州。中产阶级的岁月静好一下子被打的粉碎。

出发前,林冲给了妻子一份休书,意思你不要等我了,找个人嫁了算了。

对林冲这个举动,存在着不同的解释。

有的说:看,林冲是暖男,怕自己耽误了媳妇一辈子。这是为媳妇打算。

有的说:看,林冲是个胆小鬼,怕不离婚,高衙内还会找他麻烦。这是为自己打算。

其实站在林冲的立场上,这两个因素可能都有。

对自己来说,一旦离婚就不会再成为高衙内的打击目标,是保身之举。对妻子来说,离婚后“有好头脑,自行招嫁”,也不耽误青春。那么“好头脑”是谁呢?金圣叹有批语说:“好头脑”就是高衙内。林冲的意思,就是让妻子嫁给高衙内算了,但怕伤了对方的心,所以只能含糊的说。

金圣叹说的有道理。高衙内能害林冲,当然也能害林夫人的新丈夫。嫁给谁都不安全,除非嫁给高衙内。但是嫁给高衙内,当个阔太太,也不见得就不幸福。嫁就嫁了吧。爱情不要就不要了吧。

林冲的安排就是这个样子。

他向现实彻底低了头。

04

但是林太太不同意林冲的安排,所以高衙内他们还是不肯饶了他,于是就有了野猪林那一出。

按理说,经过野猪林之后,林冲应该明白一件事:对方就是要赶尽杀绝,自己是没有活路的。高太尉能在路上安排人杀他,当然也就能在沧州安排人杀他。这是很简单的道理。他最理性的选择就是跟鲁智深走。

但是林冲还是舍不得。岁月静好的中产生活没有了,但是他还是想当良民,过安稳日子。所以,能骗自己就骗自己。他假装想不明白这个道理,老老实实地去了沧州当犯人。

在路上他还说了一句特别奇怪的话。

董超薛霸想套出鲁智深的身份,鲁智深很鸡贼,说:“你两个撮鸟问俺住处做甚么?莫不去教高俅做甚么奈何洒家?”

鲁智深不上当。

可是等鲁智深走了以后,林冲替他说出来了,“相国寺一株柳树,连根也拔将出来了”。一下子就把鲁智深给定位了。

林冲为什么说这话?不知道。有人说这是向高太尉示好,我觉得过于诛心了。多半还是一时口滑。但就算是口滑,也说明了一件事:林冲对鲁智深的安全并没有特别挂在心上。林冲心思重,做事谨慎,这事要是放到他自己身上,他绝不会口滑的。

鲁智深对林冲一百个好。那林冲对鲁智深呢,最多也就五十个好,所以我说他是“50%”的人。

押沙龙|林冲:中产阶级的岁月静好

我们可以设想一下,如果倒霉的是鲁智深,林冲会跑到野猪林里杀解差救他呢?不可能的。他多半也就是提着食盒,拿点银两,给鲁智深送行,“洒泪而别”。

交朋友交林冲这样的,其实挺没意思的。

所以《水浒传》写到后头,鲁智深和林冲的关系就变得生分了。以前鲁智深对口口声声是“兄弟”,后来在梁山上两人碰面,鲁智深怎么称呼林冲呢?“林教头”!

征讨方腊以后,林冲在杭州生病风瘫,鲁智深也在杭州,可是照顾林冲并不是他,而是独臂的武松。

为什么呢?很可能就和林冲那次“口滑”有关。鲁智深看着莽撞,但并不是傻子,很容易知道林冲是什么样的人。

05

接着说林冲。

林冲到了沧州以后,还是继续实行鸵鸟政策,假装太平无事。后来李小二向他报警,说陆虞侯到这里来过,和管营、差拨交头接耳,一会儿说“高太尉”,一会儿说“好歹结果了他!”

这么清晰的报警,林冲又是什么反应呢?

还是当年那一套。拿着“解腕尖刀”寻陆虞侯,寻了三五日没寻着,就拉倒了,“也自心下慢了”。

这是不是蠢么?

也不是蠢。说到底,还是自己骗自己,还是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。林冲对“安稳日子”实在太眷恋了,只要还有一丝一毫骗自己的余地,他就会骗下去。

但是该来的还是要来。

最后林冲在山神庙被逼上了绝路。这个时候再没有一点侥幸的余地了。林冲才第一次施展武功,杀了陆虞侯他们三个人,当了逃犯。

“风雪山神庙”这段和“大闹飞云浦、血溅鸳鸯楼”很像,但是又有极大的不同。说到这儿,就顺便岔开来,说说武松这个人。

武松跟林冲不一样。林冲是中产阶层出身,武松则完全是草根。他在江湖底层混迹得太久,黑暗的事情见得太多,心肠也就林冲硬的多。

武松其实也一心想进体制内,也很会搞体制内的那一套。比如他见了县令啊,张都监啊,动不动就是下拜,一嘴一个“小人当以执鞭坠镫,服侍恩相”,很会来事。武松的上进心比林冲是要强的,当阳谷县都头就当得很尽心。他要是到东京,当了八十万禁军教头,肯定不会像林冲动不动翘班喝酒。

但是这种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江湖人士,心往往太狠。武松在飞云浦杀了解差以后,书上是这么说的:“武松提着朴刀踌躇了半晌,一个念头,竟奔回孟州城里来”,然后就是血溅鸳鸯楼,连杀十五人。

押沙龙|林冲:中产阶级的岁月静好

一个念头,竟奔回孟州里来

施耐庵没有说武松在踌躇什么,闪过的念头又是什么。但是,站在飞云浦的桥上,武松的精神世界一定发生了崩塌。

在此之前,武松也杀过人,可没有滥杀。他杀的都是伤害过自己的人。在此之后,他开始无差别的杀人。在鸳鸯楼,那十五个人里就有个十二个是无辜者。在蜈蚣岭,武松更过分,人家道童没招他没惹他,他为了“试刀”,冲过去一下子就把道童脑袋砍下来了。

从飞云浦之前,武松绝对干不出这样的事来。飞云浦上的“踌躇”,就是武松的黑化时刻。

“一个念头”之后,武松的兽性就展现出了。

那么林冲呢?

林冲的“山神庙时刻”就是武松的“飞云浦时刻”。但是林冲并没从此变得滥杀,多少还是守着中产阶层的那种道德底线。山神庙之后,有一阵子他脾气变大了,变野了,抢人家老庄客的酒喝。但也就仅此而已,并没有像武松那样,一枪戳死人家。而且很快他气就消了,又变回了那个低调温和的样子。

所以说,哪怕在他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,林冲也没有变成野兽。这是他比武松正派、厚道的地方。

但是这个道德底线守得也很勉强。后来王伦让他杀个人交投名状的时候,林冲也没有犹豫。如果换上鲁智深,很可能就会破口大骂。但是林冲没有。他接到任务以后就急着交上投名状,好在梁山落户。所以林冲提着朴刀就下山了,一门心思要杀个过路人。

林冲有道德底线。但这个东西就像他的爱情或者友情一样,说有肯定有,但不会太浓烈、太执着。如果这个东西妨碍他过安稳日子,那就算了。

道德是这样,那仇恨呢?他也并不执着。

后来高太尉被捉上梁山,林冲的反应也就是“怒目而视”,然后就没了下文。电视剧里不是这么演的。导演觉得这是个大冲突,所以特意安排了一下剧情。宋江把林冲隔离开,不让他见高太尉,事后高太尉下山,林冲气的要吐血。

导演就是想多了。林冲根本不是那样的人。施耐庵的描写是对的。他见了高太尉,只会“怒目而视”,表示:我很生气!

这就跟他拿了“解腕尖刀”去太尉府门口寻陆虞侯一样,是个姿态,做给别人看,但更主要的是做给自己看,让自己能心安一点。

他当然恨高太尉。但是林冲的仇恨就像他的道德一样、就像他的爱情一样,确实存在,但如果妨碍了他的安稳日子,那就算了。

林冲后来写了一首诗:

仗义是林冲,为人最朴忠。江湖驰誉望,京国显英雄。身世悲浮梗,功名类转蓬。他年若得志,威镇泰山东。

这首诗其实写的一点都不准确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林冲都没搞明白自己是个什么人。

他仗义么?可能有点儿。朴实么?好像也有点儿。忠诚么?说不定也有点儿。但也就是有点儿而已。至于“英雄”、“威震”,那是一点都没有的。林冲并不想当英雄,也不想威震什么地方。他就像找个安稳地方,过个安稳日子,吃喝不愁,受人尊重,有份工作干,有份薪水拿。

很中产阶级的一份梦想。

06

我写这么多,并不是想要指责林冲,说他怂。

事实上,林冲就是无数普通人的影子。他们有道德,心眼不坏,对人厚道,也有爱别人的能力。但是面对压力的时候,他们可以一步步后退。只要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,他们会把自己珍贵的东西一点点都舍弃掉。

这个世界只要不把刀赤裸裸地架到他脖子上,他就会假装岁月静好。

但是刀会不会架到他脖子上,那就是碰运气的事情。

王进不是这样。周围的世界刚刚向他露出一点刀的寒光时,他就断然选择了逃亡。而林冲则是默默地等着,假装一切正常,能拖就拖,能骗自己就骗自己,眼睁睁看着对面的刀慢慢出了鞘,慢慢伸了过来,慢慢架到了脖子上。

直到这个时候,他的第一反应还是哀求:如何救得小人,生死不忘!

刀的回答是:说什么闲话?

来源:财新网

特别声明: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,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,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!

今日排行

今日关注

热点图文

头条聚合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