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
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

扫码订阅

首页 > 趣闻 > 正文

押沙龙|宋江:奋斗了二十年,我才能和领导坐在一起喝咖啡

2020-9-16 10:30 热度: 27 责编:一朵梨花压海棠

我前面写过几篇关于水浒的文章,讲了林冲、武松和鲁智深,今天就来讲宋江。

01

所有《水浒传》人物里,宋江最不好讲的。因为他的为人确实太复杂。而且施耐庵写到他的时候,还特别喜欢用曲笔。光看字面的话,施耐庵对宋江是赞不绝口,但是落实到具体的事儿上,宋江又偏偏不像个好东西。

打个比方,我要是写篇文章夸小明,说他是个大大的君子,一身道德观,满腔正能量,夸啊夸啊,一路夸到小明扒女澡堂子的窗户,然后还要真诚地夸小明在窗前目光如炬、雄姿勃发。

那写来写去,小明就会变成谜一样的男子。

宋江就是个谜一样的男子。首先,他的经济状况就很让人迷惑。

很多人在网上都讨论过这个话题:宋江哪儿来的这么多钱?

你看宋江一出场的时候,书里是这么介绍的:

平生只好结识江湖上好汉,但有人来投奔他的,若高若低,无有不纳,便留在庄士馆谷,终日追陪,并无厌倦;若要起身,尽力资助。端的是挥霍,视金似土!人问他求钱物,亦不推托;且好做方便,每每排难解纷,只是周全人性命。时常散施棺材药饵,济人贫苦。急人之急,扶人之困,以此山东、河北闻名,都称他做及时雨。

“视金似土”,可宋江哪儿来的那么多金?

押沙龙|宋江:奋斗了二十年,我才能和领导坐在一起喝咖啡

当时,跟宋江齐名的是小旋风柴进。可柴进人家是大贵族,住着超级无敌豪华大庄园,家里还藏着丹书铁券,挥金如土很正常。

可宋江呢?论家庭背景,他也就是个乡村富户,宋太公的那点钱不太可能供他“视金似土”的挥霍。至于宋江自己,也不过是个押司。顺便说一句,网上有人也管我叫押司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看我一身正气,像个干部吧。

其实押司不是什么正经干部,它不是官而是吏。在古代,官和吏的差别可太大了。官大多是考进士考出来的,好不尊贵体面!吏呢,就属于杂牌军,地位很低,县官一不高兴就可以把他们拖翻了打板子。

押司当然有油水可捞,弄点灰色收入什么的。但一个小小的郓城县,那点油水够宋江折腾么?

我觉得够呛。

那宋江这个“及时雨”的名声从哪儿来的呢?

要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先看看另一个人物:《隋唐演义》里的秦琼。

宋江叫“山东及时雨呼保义宋公明”,秦琼的名字更厉害,叫“马踏黄河两岸,锏打山东六府,雄震山东半边天,交友似孟尝,孝母赛专诸,神拳太保秦叔宝”,整个绿林没有不买他账的。

可秦琼的实际身份又是什么呢?历城县的马快班头。搁到现在连县委的班子都进不去,比宋江的地位更低。

那么就出来了同样的问题:交友似孟尝,孟尝君养客三千,秦琼哪来的钱似人家?

说到这儿,就要提到作者的心态了。

他们写的虽然是黑道,但对白道还是仰慕的。黑社会的英雄最好能跟体制内沾点边,这样显得高级。黑老大一出来就是个土匪,听上去就有点不上档次。

但怎么跟体制内沾边呢?你让一个两榜进士出身的官儿去当黑老大?宋江进京赶考,好不容易当上知府,却专爱使枪弄棒,招纳江湖好汉,终日谈些杀人放火的勾当?那更不像话啊。

所以,宋江只能是吏,而秦琼也只能是班头。

黑道可能会渗透到白道,但渗入的孔道,就是这些吏。吏是黑道和白道最可能发生直接交集的地方。

现在的古装剧描写的都是大人物。咱们看多了,容易不把押司当回事。在当官的看,押司确实也是半个贱民。但在底层人士看来,这已经是他们日常能接触到的最高领导了。平时他们见不着真正的官儿,押司就代表着官府,一言九鼎,有杀人活人的能量。品级再低,也比绿林人物高出一头。

所以,他们并不觉得宋江名动江湖是件不合情理的事儿。

古代的点评者都没有对此过什么质疑。反而到了现代,大家看皇上、宰相看多了,就开始怀疑:宋江哪里的钱?哎呀,一个小小的押司,怎么配当及时雨?

怎么配,怎么配,真活在那个时候,看人家押司不整死你!

02

而且从书中的情节看,宋江的这个及时雨,也不一定花很多很多钱。

还是拿秦琼来做比较。秦琼开始也没太多钱,但他事情做得漂亮,能让人感动,所以几件事下来,名声就传开了。这就像现在的微博热搜。并非越重要的事儿越容易上热搜。美联储降低利率,可能还没老大爷碰瓷容易上榜呢。

关键不是规模,而是要看话题性、传播性。

柴进出名就靠拿钱堆规模。谁来都招待,还安排周围的酒店旅馆劝人家来。一来就给十贯钱,一斗米,不愿走的就在庄园里养着。武松就在他家里呆过一年多。

但别看柴进花钱多,效果却不一定好。他这个人是少爷羔子脾气,喜欢不喜欢,都挂在脸上。就像他养了武松这么长时间,却不喜欢人家,见了武松连名字都不叫,张嘴就是“大汉”。

这不是花钱买冤家么?

这就像你坐在公交车上,看见上来一个颤巍巍的老太太。你起身让位:“老太婆,过来坐!”座也让了,人也骂了,你说让老太太感谢你,还是不感谢你?

再看人家宋江,兄弟长、兄弟短的叫,又要给人家做新衣裳(当然,最后还是柴进掏的钱),又要给人家送行。送行那段写的特别细。宋江送了一程又一程,一直送到太阳落山,还舍不得分手,最后还非塞给武松十两银子。

这做的确实到位。人都是感情动物,架不住别人这么对你好。不要说武松,换成我,我也感动。

押沙龙|宋江:奋斗了二十年,我才能和领导坐在一起喝咖啡

这能是钱的事儿么?柴进养了武松一年多,武松的饭量大家也知道,柴进花的钱绝不止十两银子,可最后武松却只认宋江。这就是差距。

几件这样的漂亮事做下来,万一碰巧了,不定那件事就会触发舆论的引爆点,登上江湖热搜榜。

大家就都知道山东有个“及时雨”宋公明。

03

那么宋江“及时雨”的名气这么大,他自己知道么?

他知道自己有名,但应该不知道自己这么有名。不光他不知道,他周围的人好像也不知道。

比如他的同事朱仝、雷横,虽然跟他关系不错,却并没把他当成个大人物。再比如吴用也是本地人,又一心想往黑社会发展,按理说他应该主动结交宋江才对。可他们俩居然从来没见过面。

宋江的顶头上司郓城县县令,对此好像也一无所知。宋江一边当押司,一边当黑社会老大,用现在的话说,属于典型的两面人,一旦出了乱子可能会连累自己。可县令对此居然毫无防范,反而“和宋江最好”。

所以,他多半不知道黑道上的“及时雨”已经打入了县衙内部。

宋江当然知道自己是“及时雨”,但他也不知道这名号在江湖上如此响亮。

杀阎婆惜之前,宋江并没有出过远门。周围的人也没怎么把他当盘菜,所以他自己并不清楚自己的分量。

他在清风山被人捆翻,要剖心肝下酒,无意之中说了一句:“可惜宋江死在这里!”

对方听到“宋江”二字以后,居然赶紧解开绳索,纳头便拜。

宋江也大吃一惊:没想到自己这么出名!

这话真是他无意中说的,并不是故意亮出名号,吓倒对方。因为下次张横拿着刀问他:你要吃混沌还是板刀面?宋江并没有一边偷眼打量对方,一边长叹:“可惜宋江吃了混沌!”他哭哭啼啼地就要往水里跳。

这说明他还是没意识到:宋江两个字能救命。

他已经是威震黑道的老大了,自己却不知道。

这事儿闹的。

04

但是这里产生了另一个问题:宋江为什么要当“及时雨”?他打算用黑道的资源干什么?

我觉得正确答案是:他也不知道。

宋江在浔阳楼写诗说:“自幼曾攻经史,长成亦有权谋。恰如猛虎卧荒丘,潜伏爪牙忍受。”黄文炳看到这两句诗,说“这也是个不安本分的人”。这话一点没冤枉宋江。他确实不安本分,他是有野心的。

但问题是:宋江就算一肚子野心,又能干什么?

在体制内,他很难升上去。

宋江是个吏,这个出身决定了他再怎么折腾也白搭。吏的发展空间很窄,几乎没有机会变成官员。就算靠“流外铨”提拔成有编制的官,品级也非常低,一辈子也不会有大出息。

如果换成林冲或者武松,对此可能就很满意了。可宋江不满意,他念念不忘的是“封妻荫子”,可你什么时候见过押司能“封妻荫子”的?

正式的上升空间被堵死了,宋江就本能地寻找其他的资源。一个吏能找什么资源?往蔡京跟前凑?没到门房就被大嘴巴扇出来了。

他唯一能积攒的资源就来自黑社会。所以宋江拼命地当“及时雨”,积攒起黑道的资源来。

攒了以后怎么用呢?造反,然后被招安?

宋江胆子也还真没那么大,想法也没这么远。晁盖几次拉他入伙,他都坚决不肯。金圣叹说这是宋江自抬身价,在装逼。那是金圣叹脏心烂肺,宋江不肯就是不肯,并不是在装逼。

阎婆惜威胁说要告发他私通强盗,宋江急的都能杀人,金圣叹你装一个我看看?

宋江不想当黑社会。哪个公务员没事了会主动当黑社会呢。

既然不想当黑社会,那积攒这些资源能干嘛?

宋江也不知道能干嘛。但这是他唯一能积攒的资源。既然这样,那就攒下来再说。这是一种本能的冲动。就像你落难到了荒岛上,看见地上一坨金子,你也会捡起来。荒岛上又没有银行,金子有什么用?那不管,既然是金子,就捡起来再说。

04

结果出事了,宋江把阎婆惜给杀了。

从阎婆惜这件事上,就能看出来宋江这个人多少有点猥琐。

一开始他确实没别的心思,习惯性地帮了人家一把。后来阎婆想把女儿许给他,他心思就变了。这种提议,要是换上林冲,肯定是摇摇头走了;换上鲁智深,说不定就要翻脸。可宋江居然含含糊糊地答应了。施耐庵还站在一旁替他解释,说宋押司“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”。

不十分要紧,那还是有点要紧呗。

而且大家要注意一件事:阎婆惜是典给宋江的,有卖身契。这个卖身契就攥在宋江手里。后来,阎婆惜提出的第一个条件就是把卖身契还她。

这就不像及时雨了。什么时候你听说下完雨还管庄稼要卖身契的?

还有一件事也很恶心。

宋江杀了阎婆惜以后,想逃跑。阎婆惜的妈妈不干,一把扭住他,大喊大叫:有杀人贼在这里!

这个时候冒出来一个唐牛儿。他不知底细,扯住阎婆,给宋江解了围。宋江一溜烟跑了,唐牛儿却被“脊杖二十,刺配五百里外”。

当年智取生辰纲的时候,白胜被抓后都出卖了同志,晁盖还花钱出力把他给救出来。可唐牛儿呢?明明替宋江解围吃了官司。宋江到梁山当老大以后,却管都没管唐牛儿:刺配就刺配,关我屁事。

你帮过他,宋江记不住。但你要得罪过他,那他绝不会忘。

在江州,黄文炳举报他写反诗,宋江就不惜代价也要报复。晁盖都出面阻拦,说:刚劫了法场,官府已经有准备了,这个时候去追杀黄文炳,弟兄们容易出事。

宋江可不管这个,兄弟们再容易出事,也得替我报仇。结果硬生生杀到了无为军,把黄文炳凌迟处死。

宋江骨子里就是这么个阴毒的人,记怨不记恩。

回过头来还说杀阎婆惜这件事。

这件事导致了严重后果,宋江再也没法当公务员了,只能亡命天涯。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踏入江湖。

这次江湖之旅是宋江人生的真正转折点。他渐渐意识到原来自己名声很响亮。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件事,那就是掌握千百人生死的快感。

他攻下了清风寨,杀了刘高一家老小。而且宋江还干了一件丧尽天良的事儿,为了骗秦明入伙,他派人假扮秦明去杀人放火,把一大片地方烧成了瓦砾堆,“杀死的男子妇人,不计其数”。结果官府以为秦明造反了,把他全家砍头,还把秦明妻子的脑袋砍下来,挑在城头上。

以前宋江只是一个小吏,跟着县令屁股后头转,现在一声令下,就可以屠城灭寨,这给宋江带来的心理震撼可想而知。

而他天性中奸险狠毒的一面,也逐渐膨胀起来。

如果没有这次亡命之旅,宋江可能一辈子就窝在郓城县当他的两面人,白天慈眉善目,谁都以为他是个大好人,晚上躺在被窝里感叹自己“恰如猛虎卧荒丘”,发发牢骚。

现在,一切都不同了。

05

但是宋江还是有点动摇。

他已经打算带花荣、秦明投奔梁山了,心里头却还是舍不得白道。这个时候,他就站在黑道和白道的交界线上。哪边拉他一把,他就可能倒向那一边。

结果宋太公拉了他一把,将宋江拽回到了郓城县。

郓城县不知道宋江在清风寨干的好事,只知道他杀了阎婆惜,就把他发配到江州。宋江也接受了判决,老老实实到江州服刑。但是心里头是极度憋屈。要是没有上次的逃亡之旅,可能还好受点。现在宋江已经尝过鲜血的滋味,尝过权力的滋味,是个吃过人的老虎,在牢笼里会加倍的难受。

于是,他喝醉了,写了一首诗,一首词。

黄文炳举报这是反诗,官府决定把宋江杀头。

押沙龙|宋江:奋斗了二十年,我才能和领导坐在一起喝咖啡

这确实有黑色幽默。

宋江攻下了清风寨,杀了刘知寨全家,杀了青州的几百男女,又俘虏了高级军官,什么事儿没有,最后因为写诗被杀头了。这就好比说一个连环杀人犯,作奸犯科,血债累累,却一直逍遥法外,最后因为酒后骂街被枪毙了。

上哪儿说理去?

这件事出来以后,宋江再也没有退路。他只能去梁山,当他的黑社会老大。

但是宋江凭什么能当上黑老大?

《水浒传》的读者,往往有个错觉,认为宋江就像刘备和唐僧,有点窝囊。

宋江确实有窝囊的地方。

比如说《水浒传》是个强盗世界,他却偏偏不怎么会武。施耐庵说宋江“只爱学使枪棒”,把女色都耽误了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整本《水浒传》里,好像除了阎婆惜,谁都能打翻宋江。我觉得他都不一定打得过王婆。

而且就宋江这样,还有脸教徒弟呢。孔明、孔亮二人好学枪棒,宋江就“点拨他些个”。宋江真敢教,他们俩也真敢学。结果呢,枪棒师傅宋江在浔阳江碰见了张横。人家问他吃混沌还是板刀面,宋江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,只会求饶,最后老老实实地就要往江里跳。

你说宋江这女色耽误得多冤?何必呢。

不会武功倒也罢了。读者觉得宋江窝囊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他动不动就下跪。

有一段情节最刺目:

晁盖众人从江州把宋江救出来,杀翻了几千人马,赶回梁山。结果路上忽然闪出一拨强盗,拦住去路,指名道姓要留下宋江。

这个时候宋江什么态度?

只见他“挺身出去”。挺身出去干嘛?跪在地上,说:“万望高抬贵手,饶恕残生”。

这是不是窝囊到家了?

其实不是这么回事。

大家要注意一件事情:私下里宋江可能很窝囊,碰见强人会求饶。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呢?他只会在自己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,才给人下跪。

把秦明、关胜他们捆到跟前了,他才给人跪下,说:小可多有冒犯!

或者刚干翻了江州几千军马,碰见了一帮小土匪,他才会给人跪下,说:万望高抬贵手!

这不是窝囊,而是一种技巧。

我害怕,给你下跪,那是我窝囊。但我能轻而易举地杀了你,却给你下跪,那就不是我窝囊,而是我仁义。

这就像你提着一条鱼,小流氓过来一把抢走,你没说话,那是你窝囊。

但是杜月笙提着一条鱼,小流氓不知道底细,一把抢走,杜月笙没说话,那是他有范儿。

你觉得宋江窝囊,可他身边那帮黑社会,没有一个人会怀疑宋江不狠毒。他给那帮小土匪下跪是什么时候?刚刚活剐了黄文炳!

活剐+下跪,这才是一套完整的组合。

宋江这个人是真够阴毒,整本书里也很难找到第二个这么阴毒的家伙。但是他确实有人格魅力,跟人相处的时候又豁达又体贴。无论是武松,李逵,还是张顺,对宋江都是一见倾心。

而且宋江确实有领导才能,领兵打仗也是一把好手。大家看《水浒传》的时候,容易有种误解,好像打胜仗都是吴用的功劳,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宋江的军事才能绝对在吴用之上。打清风寨、破无为军,都是宋江运筹帷幄,一打一个准。晁盖跟他一比,简直就是个废物。

所以说,他跟刘备完全不是一回事。历史上的刘备很厉害,但《三国演义》里的刘备确实没啥本事,而宋江却是整本《水浒传》里最有才能的人,是天生的领袖。

可惜宋朝的体制发掘不了这样的人材。他本领再大,也只是个小吏,跟着郓城县令那个笨蛋混日子。

06

那么宋江对官府是什么态度呢?

还是发自本能的崇敬。

他在体制内呆久了,有些地方确实被驯化了。当然,说“忠”是谈不上的。施耐庵动不动夸奖他忠义,其实宋江既不忠,也不义。忠于朝廷能私放强盗?忠于朝廷能屠戮官员,洗荡城镇?

征方腊以后,朝廷想要对付他。李逵劝他造反,宋江又是怎么说的?“军马尽都没了,兄弟们又各分散,如何反得成?”大家说他愚忠,这哪里是愚忠?就是很现实地判断造不成反了。

但是他虽然不忠诚,却对朝廷有一种几乎生理本能的崇敬。在他眼里,朝廷是一种超级强大的存在。不管他把朝廷的军队打败多少次,宋江也丝毫没有怀疑过它的神圣,它的强大。对他来说,“封妻荫子”还是有终极的魅力。

押沙龙|宋江:奋斗了二十年,我才能和领导坐在一起喝咖啡

他在郓城当小吏的时候,这一点可能就深深刻入他脑海里了。晁盖这样体制外的人,可能很难想象这种情结。但是宋江摆脱不了。

他最终的愿望就是重返体制,让体制提拔他,认可他。

所以他钻天觅缝地想被招安,又是讨好高俅,又是讨好宿太尉,连皇上情妇李师师的路子都走。宋江坐在妓院里头表忠心:“义胆包天,忠肝盖地,四海无人识。”结果忠心过头,还差点惊了皇上的房事。

最后,宋江终于如愿以偿,“全伙受招安”,他被封了个都先锋,算是有了编制的官员。

他原来只是个小吏,折腾了这么多年,总算熬出头来,也成了个国家认可的领导。

宋江要是见到了郓城县令,可能也会写篇文章《奋斗了二十年,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》。

我现实阶层突破了。

07

可惜这是是幻觉。

这就像凤凰男刻苦学习,混到了上海,和本地小资一起喝咖啡,觉得阶层突破了。结果呢,刚上班就接到学校电话说孩子没户口,必须回老家考试;下班了,一推家门看见几个农村亲戚愁眉苦脸坐在客厅里,等着借钱;晚上好不容易消停了,上网开开心吧,结果一看最新宝贴是《嫁给凤凰男以后,我这十年的辛酸路》。

光坐在一起喝杯咖啡定什么用啊?

宋江也是这样。他自己觉得回归体制内了,要封妻荫子了,可人家根本没把他当自己人。郓城县令官儿再小,那也是自己人,宋江手下人马再多,那也是异类。

在高层官场上,宋江这种人就像混进鸭群里的鹅,显得格格不入。光是他的谈吐就过不了关。

官场上大多是正途出身的斯文人,说话有自己的那一套。可是宋江呢,喝几杯酒就会“揎拳裸袖,点点指指,把出梁山泊手段来。”

这在黑社会当然没问题,可在官场上就不行了。你想,同事一起喝酒,大家谈的是风花雪月,花鸟画苏东坡,结果出来宋江这么个货,捋着袖子拍着大腿:“兄弟在梁山的时候….”

这种喝咖啡就香菜的劲儿,谁能瞧得上?

而且最关键的是,他没有背景。

古代官场上最重要的不是能力,而是站队。站错队伍了,再有能力也白搭。而宋江,谈不上站错不站错,因为他根本就没队可站。

宋江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。他在征方腊的时候,看见有人玩空竹,就写了一首诗:

一声低来一声高,嘹亮声音透碧宵。空有许多雄气力,无人提挈漫徒劳。

根本没有人提携他。朝廷只是把他当枪使。

他四处拼杀,牺牲了无数兄弟,最后做到了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。但实际上,他还是官场里的另类。出了事,没有一个人真会去帮他。

宋江是一个最底层的公务员。他拼了老命的奋斗,拼了老命的积攒资源,人也杀了,险也冒了,什么缺德事儿也干了,最后终于爬上了人生巅峰,实现了阶层突破,可以体体面面地和人家坐下来一起喝咖啡了。

结果却是前所未有的孤独。

他叛离了底层,却融不进高层,成了悬在空中的边缘人。“军马尽都没了,兄弟们又各分散”,最后劈面而来的,是朝廷送来的毒酒。

押沙龙|宋江:奋斗了二十年,我才能和领导坐在一起喝咖啡

宋江始终没有明白一件事:宋朝那个环境容不下他的阶层突破。他没有机会,从来都没有。那个世界不属于他,他永远也挤不进去。

08

临死前,他做了最后一件事,那就是毒死了李逵。

这并不是因为他对朝廷有多忠心。但是他知道造反已经没机会了,但是李逵这个傻子很可能还会去尝试。一旦李逵造反,就算他已经死了也会被认为是主使者。

宋江不愿意这样。

宋江还是愿意以“武德大夫,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”的身份死去。

就算他没有能真正挤进那个高贵的世界,他还是愿意留着挤进去的幻象。而这个身份,就是最好的象征。

所以,宋江临死前的举动算是对那个高贵世界的最后献祭。

他反抗过它,挑战过它,但最终,他还是崇敬它的。

宋江是个狠毒狡狯的人。他杀过好多无辜百姓,灭过好多人的门,害的秦明、卢俊义他们家破人亡,甚至还指示李逵杀害过孩童。但是在最后一幕,他邀李逵和自己一起葬在蓼儿洼,“言讫,堕泪如雨”。这一刻我们几乎忍不住会去同情他。

——同情这个用一生去追逐梦幻的宋押司。

来源:财新网

特别声明: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,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,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!

今日排行

今日关注

热点图文

头条聚合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