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
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

扫码订阅

首页 > 趣闻 > 正文

罗永浩“还债四亿”如何做到?踩上直播风口,还卖了手机团队和知识产权

2020-9-25 12:30 热度: 46 责编:一朵梨花压海棠

罗永浩“还债四亿”如何做到?踩上直播风口,还卖了手机团队和知识产权

记者 | 伍洋宇

“罗永浩还了4个亿”在微博热搜榜挂了一天后,主人公终于还是满足了所有人的好奇。

9月24日晚,罗永浩在个人微博表示,所还4亿债务其实用时近两年,其中包括手机团队和相关产权交易所得的1.8亿,其余两个多亿是参与另一家公司和做直播电商所赚。他说,“直播虽然是风口,但也没那么夸张。”

9月23日晚,罗永浩在2020年脱口秀大会总决赛上表示,始于2018年年底的6个亿债务至今已还近4个亿。如若没有意外,未来一年将还完所有债务。

后据《人民法院报》消息,丹阳法院证实罗永浩欠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370万元一案已达成执行和解。事后,罗永浩自己也在微博表示欠银行不到一个亿的部分已经还完了。

所以罗永浩的确在推进还债进程——这不由得让多数有偏见的人对其有所改观,甚至可能引起了自锤子科技因经营不善巨额负债以来,外界对罗永浩第一次如此广泛的正面评价。

当然,大家惊叹之余仍然关心的一个问题是:两年、四个亿,钱都是从哪来的?

一开始,蜂拥而至的评论以为直播真的有如此暴利,但官方已经澄清这4亿并非全是直播带货所得。

一个可能被外界遗忘或忽略的细节是,罗永浩其实在2019年11月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中就已表达过,过去十个月里6亿债务已还掉约3亿,他个人也通过筹款方式分担了其中的数千万。

根据罗永浩微博及其他报道,其中价值1.8亿的交易发生在2019年1月之前。彼时,报道称锤子科技部分员工劳动合同被要求改签到“字节跳动”。字节跳动对此回应称已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,以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,并称有锤子员工入职公司,但当时未对具体交易细节有更多披露。

2019年10月底,前锤子科技COO吴德周再次证实了这一消息。他在坚果手机发布会现场表示,除了罗永浩以外,原锤子科技的软硬件核心团队都加入了字节跳动,原坚果品牌名称和英文品牌“Smartisan”都将保留。

除去已经明确的1.8亿,还有罗永浩个人筹措的数千万,其余两个多亿的具体来源还尚不清楚。并且在老罗的话术中,不仅无从得知直播电商的具体收入(应当不超过两个亿),也暂不得知直播电商之外的“另一家公司”究竟指哪一家公司。

不过,其直播所得收入还是有一些公开数据可供猜测。

先从坑位费说起,按小葫芦平台数据估算,7月至今,罗永浩共进行24场带货直播,按每场20万元坑位费、每场带货40家商品计算,罗永浩共拿到1.92亿元坑位费。据Tech星球报道,此前的4月到6月,罗永浩一共进行13场直播带货,按照传闻中每场60万元坑位费(彼时还未降价)、带货30家商品估算,罗永浩共拿到了2.34亿元坑位费。

另据官方数据汇总,其所有场次直播带货销售总额为10.4亿,以行业水平20%佣金费计算,其佣金数约为2亿。

看上去,罗永浩通过直播带货收入至少超过6亿元(还不包括他与抖音之间的签约费)。但首先这一表面收入估算必然存在误差,其次该收入还将刨去税费及公司人力、运营、推广等多项成本,再次,这当中还未考虑退货影响、直播间口播失误导致的用户补偿,以及“交个朋友”团队为个别带货产品出现问题所作的大力赔付。

不得不承认的是,老罗的确通过直播带货赚到钱了。并且他也在前述脱口秀表演中承认,自己已成为带货成绩仅次于薇娅、李佳琦、辛巴的“四大天王中的老四”。

但同样需要指出的是,彼时罗永浩入驻抖音直播间,其实与抖音有着相互需要的关系。在直播带货迅速崛起的风口上,相较于淘宝和快手,抖音还未打造出李佳琦和薇娅级别的标杆性带货主播,而自带流量的罗永浩接过了这个角色。

据《中国企业家》,罗永浩入驻抖音最大的价值是,带来30岁以上的男性用户对抖音直播电商的关注,促成部分用户开始跟随抖音主播购物。

再把视线拉回罗永浩本身,在那封叫做《一个老赖CEO的自白》的公开信中,老罗许下过两个类似承诺的言论,一个是将会以“卖艺”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,另一个是无论如何锤子科技都会继续做下去。

现如今,他就快实现第一个了。

(实习记者李晨对此文亦有贡献)

来源:界面

特别声明: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,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,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!

今日排行

今日关注

热点图文

头条聚合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