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
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

扫码订阅

首页 > 趣闻 > 正文

不敢出门的我爸我妈

2020-10-30 11:00 热度: 55 责编:一朵梨花压海棠

不敢出门的我爸我妈

作者:colincreevery

这一年来,我爸妈死活不出门,就在家里憋着。我觉得这样不对,但又无计可施。我担心他们一直这么下去,身体没出问题,精神先垮了。

他们为什么不出门?主要原因是害怕——害怕疫情反复,也害怕不会预约、扫码。

为防控疫情,人们走到哪里都要扫健康码。起初他们完全不会,后来被逼得也多少会些了,但操作得很慢。进个超市、逛个公园,都要站在门口摁半天手机,有时还要让人帮着摁,又怕人家把手机拿走不安全。

无论是看门的人,还是排在后面的年轻人,一般都会体谅老年人,也都愿意帮忙,并没什么抱怨,是他们俩自己又急又气,后来干脆不出门了。

我爸妈同龄,都是1953年出生,今年67。他俩曾是北大荒知青,恢复高考后考的大学,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还不错的工作,十几年前先后从企业退休。俩人都是要强的人,也是体面的人。用我妈的话说:“没想到活了一辈子,老了老了,被社会抛弃了。寒心!”

她指的“抛弃”,就是现在几乎干什么都要用手机预约,走到哪儿都要用手机扫码,只要不会,就恨不得寸步难行。

有一次我和我妈带孩子出门遛弯,孩子说想吃炸薯条,回家路上正好有个麦当劳,我妈兴冲冲地要进去买,还跟我说好:她买,别跟她抢。结果进门发现,这家麦当劳已经取消人工点餐窗口,全部手机或者机器点单了。她不会,还是只能我来。

另有一次我们全家一起吃饭,那家餐馆也是要求食客们自己扫码点餐。我妈信誓旦旦表示,今天必须她请客,并且她非要自己试试怎么操作。她总算小心翼翼点完餐,突然收到一条微信,点餐页面不见了,只能重来。重新点了一遍,付钱时她误触了页面上蹦出来的抽奖按钮,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最后还是只能我来。

我妈想给孩子花点钱都花不出去,气得直骂:“这还给不给人留活路了!要是我自己,就不吃了!扭头就走!”

其实我妈手机玩得挺溜的,常沉迷玩手机到忘了自己颈椎病不该长时间低头。

早在2014年,她就开创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,图文并茂地发表他们知青时代的回忆故事。平日里她爱在逛公园时用手机拍照,还参加公园举办的摄影比赛并获过奖。每隔一年半载,她会把外孙的照片视频用“小年糕”等APP做成电子影集。她也很会网购,在网上跟邻居拼团买水果,给外孙网购日用品,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快递。

我爸更是无时无刻不盯着手机在玩。我每天都会收到他微信群发过来的大小新闻和养生知识。他和我妈比着用手机拍照,也疯狂网购到我妈时常抱怨家里放不下这么多乱七八糟。

我爸在科技时尚方面一直是“弄潮儿”。上世纪90年代中旬,我家就有了386电脑。虽然他说是为了办公用,但我印象中其实更多看到的是他在上面玩纸牌和扫雷。后来随着科技进步,我家电脑也跟着不停更新换代。等到各家亲友都有电脑了,我爸还经常去别人家帮忙修电脑。

QQ、MSN、Yahoo Messenger我爸都有账号,他还曾和我的好朋友用MSN聊天。我爸比我更早开始用微信。我的第一台触屏智能手机,也是2012年底他给我买的。是我爸领我走进这个移动互联网的世界的,但他自己却不知不觉被关在了门外。

对于他们来说,自己摸索着玩手机是一码事,按人家的要求操作手机则是另一码事了。要注册、要登录,要左一遍右一遍地输入验证码、密码,他们跟不上、记不住,超过三步就想要放弃。更别提很多操作过程中都存在着陷阱,一不小心,就开始下载来路不明的应用程序,甚至吞掉你的余额。

大概从5年前开始,每周回家看爸妈,我都要帮我妈鼓捣一下手机——总有什么东西会在手机里找不着,总有密码会忘记。每次我随便点击几下就搞定的事,我妈都要惊呼:“你也没学过!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还会非常谦卑地感谢我半天:“多亏有你!这要是没个孩子可怎么办!”

我妈对我的教育一直比较严厉,我从小都是仰视她长大的,被她这么一说,仿佛突然变换了视角,我总有点不适应。我也会暗自纳闷:“怎么这么简单的事,就不会弄呢?”但我从不敢把这话说出来,生怕打击到她的积极性。

我爸也早就不是那个可以帮人修电脑的我爸了。但似乎为了维持自己“科技弄潮儿”的人设,我爸并不肯张嘴问,他本就是个寡言的人。有时有的东西实在不会弄,让我帮他鼓捣一下,我看到他手机满屏都是来路不明的垃圾应用程序,肯定都是之前他无意间下载的,就默默帮他删一删。

2012年底我曾出国旅游,问我爸要带点什么,他说想要个iPad,好像我去旅游的目的地国家比国内卖的便宜。但我那次光顾着自己玩,没有顾上帮他买,回来还跟他说似乎价格区别也不大。他说那就算了,我却总觉得很抱歉,终于在去年帮他买了个最新款的iPad,圆了心愿。

每隔一阵我都会无意间问问我爸:iPad好用吗?我爸都说:还行、挺好。可我并没怎么见过他用,他还是一直盯着手机。

前两个月我妈过生日,我姨送了她一个iPad,她让我帮她下载安装微信等APP。我一操作才知道ios系统竟然如此复杂,仅下载APP就要注册账号,输入很多遍密码、验证码,颇有点复杂。我知道这肯定教不明白,就没打算教我妈,就自己在那里操作。我妈在旁边很崇拜地看着我,很听话地给我念她手机接收到的一个个验证码。

因为很多步骤还需要指纹识别,我就像捏笔一样捏着我妈的食指在iPad的home键上一次又一次地摁。我很久没和我妈拉手或者握手了,她的食指捏在我手里,细细软软的、皱巴巴的,让我有点陌生,又有点熟悉。前几天捏着家里两岁小孩的食指,指图画书上的挖掘机时,也是类似的感觉。

父母是真的老了啊,老到像个小孩子一样了:需要我们手把手地教,却教也教不会了。

帮我妈都搞定以后,我又打开去年给我爸买的那个iPad,发现果然:就像新的一样,什么APP都没有安装过,屏幕上几乎连指纹都没有。他根本不会用,又没有说,就那么放着,放了一年。

我跟我爸说:“iPad不好操作吧?您想下载什么,我帮您弄!”他依旧说:“还行。挺好。不用。”

我很后悔,要是2012年那次帮他买了就好了。那时他兴许还愿意学,还能学会,那时的系统设置也没这么复杂。

最近我采访,每天泡在医院里,看那些不会网络预约的老年人怎么挂号。他们通常像没头苍蝇一样地在各个窗口乱窜着问这个问那个,紧紧张张地排一个小时队在窗口被人用“现场没号,网上预约”这么两句话就打发走。他们大多是我父母的同龄人。

他们有的人骂骂咧咧,有的人苦苦央求。他们当中机灵一点的,会把钱塞给陌生人拜托对方帮忙;固执一些的,就只能落寞地离开,但是他们第二天还会再来,虽然再来也是一样的结果。可是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为什么不跟孩子说呢?为什么不让孩子帮忙预约呢?

“不用孩子!我活一辈子了,什么事儿都是我自己做,老了老了,看个病拿个药,我自己都不行了吗?”有的老人赌气说。

“孩子最近不在家。”“孩子太忙了,十一都没放假。”“不想麻烦孩子。”更多老人会这么说。

其实这些对孩子来说,并不怎么麻烦,躲在被窝里动动手指就能搞定。但他们就是没张嘴,就像我爸不张嘴问我怎么用iPad一样。

我问我爸妈:你们会网上预约挂号吗?原来他们也不会,只会打114电话挂号。可是114的号源太少了,动不动就要两三个月以后才有号,万一真生病,也等不及。所以他们才更不敢出门,因为他们太害怕生病了。以前生病还能进医院,现在生病连医院都进不去了。

我下定决心:以后他们看病,无论如何都要陪他们一起!但我仍然很担心,他们想去医院看病却不告诉我,依旧跟我说:“还行。挺好。不用。”

来源:豆瓣

特别声明: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,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,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!

今日排行

今日关注

热点图文

头条聚合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