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
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

扫码订阅

首页 > 趣闻 > 正文

大唐诗歌史

2020-11-10 14:00 热度: 26 责编:一朵梨花压海棠

大唐诗歌史

@房昊曰天:

如果大唐的诗坛是江湖。

最初这座江湖是一片死水,没有仗剑的侠客,没有恩仇的涌动,全特么是朝廷的狗腿子。

那会儿武功也被朝廷垄断,前些年朝廷里出了个叫沈约的高手,遍览天下招式,融会贯通,创出惊世骇俗的内功心法。

名曰:四声八病。

这套内功心法第一次提出,诗中功夫极其简单,不过是平上去入四招而已。

怎么组合成绝学,只要避开八种运功路线,几乎就能大成。

街头巷尾里的江湖客,纵然没学过什么高深秘籍,三两招打油诗,都能登堂入室。

四声八病一出,沈约俨然便是盟主风范。

只是这盟主背靠朝廷,全无进取之心,拿顶尖的内功心法给权贵取乐。

为权贵们量身定制更高端的招式。

那些年江湖是朝廷做主,武功都是权贵们用来玩的,练的都是些:恃爱如欲进,含羞未肯前,朱口发艳歌,玉指弄娇弦。

贼奢靡,贼艳情。

于是掌控内功心法的盟主,配上权贵们玩乐练就的武功,便成了宫体诗一脉的绝学。

这绝学独步江湖近百年,当是时,刀剑入库,万马齐喑。

六朝春色,就这么向大唐江湖蔓延开去。

死寂的江湖里,有两个少年逆流而出,迎着六朝春色拔出刀来。

其中一个出身名门,十岁就拜师各大山庄,还未出山,就是门派里公认的顶尖高手。

另一个是寒门天才,父亲早死,各方虎视眈眈的势力还在觊觎他家,七岁的他忽然拔刀而出。

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。

一刀咏鹅,寒光阵阵,当地人退避三舍。

自此神童骆宾王的名声,也渐渐响彻在江湖间。

这两人门第不同,经历相异,骆宾王孤身仗剑行走市井间,多的是挥洒豪气。

而前一位少年出山之前,一直在攻读一本大街上随手捡来的秘籍。

这秘籍写的是汉魏文赋功。

门派里的长辈都劝他,说这玩意用处不大,武功还是要观摩六朝骈文奥义,邪门歪道不可取。

少年表面点头,实则不以为然。

什么是邪门歪道?

如今的江湖,我看遍地都是邪门歪道!

终于,少年下山之时,走入长安城中,望着一路走来见到的歌舞升平,挥出了自己艺成之后的苍茫一刀。

这一刀叫长安古意。

狂放不羁的刀意喷涌而出,席卷时有:专权意气本豪雄,青虬紫燕坐春风。自言歌舞长千载,自谓骄奢凌五公。

刀势转折时又如春风化雨,回味无穷:得成比目何辞死,愿作鸳鸯不羡仙。

通往长安城的古道之上,扬起漫天的烟尘,宫体诗的江湖人人震悚,惊问这个刀客的姓名。

这人叫做卢照邻。

卢照邻的刀法虽还是宫体诗的招式,内力运行也有四声八病的影子,江湖里的前辈想给他点教训却偏偏无从下口。

可是,这一刀又怎能不挑刺呢?

你怎么能在奢靡之中填狂放,于艳情之内增真情?

这特么还是宫体诗吗?

背后江湖的争论甚嚣尘上,卢照邻丝毫不管,笑着打马入长安。

而此时仗剑游走在江湖市井的骆宾王,也在北方的一条河前,碰到了一场厮杀。

望着对方远比自己华丽的招式,深厚的内功,骆宾王洒然一笑。

漏洞百出。

骆宾王出刀,刀光只一闪,刀已在咽喉!

此地别燕丹,壮士发冲冠。昔时人已没,今日水犹寒。

这一刀易水送别,几乎有魏晋咏怀八十二式的风骨,大巧不工,一刀毙命。

当然也不是没有其他的硬茬子对手,骆宾王更不是只有一刀。

远道来的江湖客,自然不可能没听过长安的烟尘。

某次骆宾王为一个被道士抛弃的女子出手,他说这世上红颜薄命,郎心如铁,错那么多,我不出刀就枉费我十年江湖。

七言歌行的刀法施展开来,刀刀都是宫体诗的功夫,却又刀刀羚羊挂角。

刀法至最后,出招曰:相怜相念倍相亲,一生一代一双人。

回忆杀顿时涌来,把道士砍得嚎啕大哭。

这一战,江湖人称《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》

北地开始流传骆宾王的声名。

无论是卢照邻,还是骆宾王,这座江湖的宿老很快察觉到——时代要变了。

两个年轻人像是掀翻了宫体诗在幽州跟长安的分堂,接着整座江湖也开始摇摇欲坠。

顺着骆宾王易水边上的那一刀,更狠的年轻人出现了。

同样是五言,二十九岁,被江湖前辈多年压制的杨炯终于拔出自己的刀来。

烽火照西京,心中自不平。
牙璋辞凤阙,铁骑绕龙城。
雪暗凋旗画,风多杂鼓声。
宁为百夫长,胜作一书生。

这一刀后,前些年压制他的宫体诗旧人,再也挡不住他的去路。

很快,杨炯步入东宫,成了太子上宾。

那时他想,我的刀法或许能传遍江湖,留给后世。

宫体诗的前辈们慌了,只是这会儿他们还没躺平任锤,才三个而已,还不够多。

你三个人能毁我百年基业不成?

“三个人或许不行,但再加一个我就差不多了。”

这声音更年轻,遮不住的都是气盛,江湖里的前辈纷纷望去,发现又是一个不熟的少年。

少年笑了笑,说没事,你们很快就会知道我的名字了。

前辈们纷纷骂起来,要把这个狂言的小子留住。

这少年还不到二十岁,笑得满脸都是灿烂,说你们要跟我过招啊,别了吧。

少年的朋友就在旁劝他,说卧槽,你再说他们真会砍你的,比武分生死不怕,阴谋诡计你可还行?

少年不理,笑呵呵说,哎呀,你别管了,反正也要出门历练,我送你一刀,叫你开开眼。

也没见他怎么动,腰间的刀就出鞘了。

那些前辈忽然觉得天地一暗,接着才反应过来,不是天地变暗,而这刀光太亮。

刀曰: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

出这一刀时,少年还不到二十岁,少年正是王勃。

当时宫体诗的江湖,几乎要被这四人捅破了天。

奈何,事情总有奈何。

天下不太平啊,骆宾王还是一如既往的爱打抱不平,那年他又见到一个被始乱终弃的女子。

那女子还怀了负心汉的骨肉,如今孩子也没了,男人另有新欢,只顾去奔前程。

骆宾王的刀已经忍耐不住,他问:那人是谁?

女子说,他叫卢照邻。

骆宾王有一时的恍惚,不过很快他还是握紧了刀,长途跋涉去找卢照邻,用卢照邻长安成名的歌行刀法约他决战。

那天秋风正急,骆宾王一腔热血,出刀便喝:

悲鸣五里无人问,肠断三声谁为续!

卢照邻长叹一声,闭目等死。

刀光停在卢照邻头顶,骆宾王回身就走,他说你的心已经死了。

其实离开那位姑娘以后,卢照邻的前程也没来得及奔到,除了在路中又邂逅了一位美人——哪个大侠没几个红颜知己呢——竟一无所得。

因为他的父亲死了,他要守丧。

而守丧过程中,又被诊出了绝症。

当骆宾王提刀而来,卢照邻是真的不想活了。

骆宾王走后,卢照邻的病情恶化,他想这或许就是我应得的结局。

他一心寻死过,去棺材里等死,他也寻神医孙思邈诊治过,奈何还是没用。

最终投河自尽。

而骆宾王,他的热血推着他,把一身武功凝成一部旷世奇功,刀刃对准了天下的主人。

讨武曌檄文。

一抔之土未干,六尺之孤何托……试看今日之域中,竟是谁家之天下?

激荡风雷,气无可匹。

重创女皇心神后,骆宾王也力竭身亡。

无独有偶,杨炯的亲眷也参与了骆宾王所在的势力,他很快被牵连,把自己刀法传下去的梦想再也无法实现了。

即使多年以后,他像以往的宫体诗前辈那样,凭自己的武功在女皇面前献媚,也没了出路。

几年后,郁郁而终。

至于王勃,正如他朋友所言,正经比试没人打得过你,可还有不正经的。

有人给王勃安排了一个圈套,他收留了一名落魄子弟后,才知道这人原是逃犯。

王勃一怒杀了这人,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,自己这是既毁了名,又坏了法。

王勃隐忍几年,没关系,他还年轻,他还有无数好刀没出,就是顶着别人的主场也能大杀四方。

滕王阁论武,老前辈摆明了要让自己的女婿出头,王勃接过刀就是一笑,说,你们来吧。

于是诸位名宿都出了真本事,一一盯着他的破绽。

一刀滕王阁,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,亮瞎了他们的眼。

只可惜,天妒英才,王勃二十多岁,就这样落水而亡了。

宫体诗的江湖前辈一阵茫然,心想这四个咄咄逼人的年轻人,就这样没了?

我们还能再续几波?

不存在的。

当初那个被王勃一刀送行的朋友,此生再也忘不掉这一刀的风采。

后人考据,有人说他自此精研五律,开创了五言杜家。

正是杜审言。

而很多年后,他的孙子杜甫曾经写诗评论过爷爷的这几个朋友,他说:

王杨卢骆当时体,轻薄为文哂未休。
尔曹身与名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。

特别声明: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,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,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!
标签:

今日排行

今日关注

热点图文

头条聚合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