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
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

扫码订阅

首页 > 趣闻 > 正文

婚姻制度本身,依然并不是个保障爱情与幸福的玩意

2020-11-19 11:00 热度: 20 责编:一朵梨花压海棠

婚姻制度本身,依然并不是个保障爱情与幸福的玩意

@某个张佳玮:东床快婿这个典故,出在王羲之身上。
《世说新语·雅量》说,郗太傅郗鉴,派人去跟王导家要个女婿。人回来说,王家的几个儿郎都不错,只有一个少年,在东床上敞肚子躺着。
郗鉴就挑了这个肚子少年,那就是王羲之了。
听着很风流潇洒。
但当时吧,正是东晋“王与马共天下”的时候。郗鉴当时,乃是王导与庾亮之间的平衡点。他与王家结亲,也算是个和睦信号。
这么一看,感觉风流潇洒就打折了。

李渊跟他老婆、后来的窦皇后求亲时,老丈人窦毅办个射箭比赛。立个屏风,画个孔雀,射中孔雀得胜。
李渊射箭中雀,娶到窦氏,是所谓“雀屏中选”。
但细想,那时平民百姓,哪里懂得射箭?这其实已经是筛选过一遭了。
李渊爸爸李昞,陇西郡公、唐国公;爷爷李虎,西魏八大柱国之一。李渊的妈妈独孤氏,是独孤信的四女儿、隋文帝皇后独孤伽罗的姐姐。
窦毅的太太,是宇文泰的女儿——北周宇文氏,被杨坚篡了的宇文氏。
这么一算,窦毅跟李家结亲,到底是真看中了女婿的射箭本事,还是指望关陇集团内部和睦呢?
反正窦毅和李昞的关系,彼此的儿子会不会射箭,想知道的话,一点都不难。

晏殊的女婿,是当时还没成名的洛阳少年富弼。
一个版本的传说:晏夫人找了名占卜师王青。王青说富弼“将做状元,日后为相国。”晏夫人赶紧拍板了。这个听着特别神奇。
另一个《东轩笔录》则说,晏殊挑女婿,没找占卜师,找了范仲淹。范仲淹说富弼和张方平“皆有文行,他日毕可至公辅,并可婿也”,且富弼“器业尤远大”。
于是,富弼就成了晏家姑爷。

我们都爱听风流潇洒的婚姻传奇,但许多传奇背后,还是有背景,有算计。
其实婚姻最初,其实也跟爱情无关;就是为了保障彼此的资源与利益,做出的家族统合。爱情是后来的衍生品。

话说,归云庄黄药师初见郭靖时,看他是江南七怪弟子,便大不客气;对欧阳克所知不多,但既然是欧阳锋的侄子,便许亲了。
他后来在桃花岛,终于允许郭靖与欧阳克公平对决,乃是因为洪七公到了,而且认了郭靖是自己的弟子。
连素来不拘礼法的黄药师,都会在选择门第时不自觉地倾斜呢。郭靖再是一身主角光环,也得是成了洪七公的正式弟子,才获得与欧阳锋侄子对决的权利。
这世上许多事,从来就不是真正公平的。

大概婚姻制度本身,依然并不是个保障爱情与幸福的玩意。别对这个制度抱过于浪漫的期望,比较会少失望一些。

特别声明: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,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,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!

今日排行

今日关注

热点图文

头条聚合

随机推荐